您的当前位置: 腾甲新闻>教育>特级教师王文丽:记住这4个“别忘了”,教师才能真正成长丨名家 >

特级教师王文丽:记住这4个“别忘了”,教师才能真正成长丨名家

阅读量:2915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02 12:07:20

如何实现职业生涯的成长是许多教师关心的问题。阅读、训练和写作都是我们推荐的好方法。边肖今天与大家分享的文章指出了另一条道路:“教育是师生共同成长和发展的过程,是师生相互成就和相互反思的过程。”王文丽是北京的一名特级教师,他认为在学生中,教室是教师成长的最佳环境...

王文丽北京特聘教师,北京市东城区教师培训中心汉语教师和研究员,北京学科带头人,北京第一个著名教师项目培训目标。

作为一名教师,我最初是我父母的选择。他们都是小学老师,他们的父亲教音乐,他们的母亲教数学。他们一起决定了我的命运。当我16岁时,他们“强迫”我进入一所师范学校。

当我第一次来到讲台时,我仍然感觉不到当老师的快乐。我就像一个陀螺,每天都在旋转。我厌倦了一件又一件琐碎的事情。当我想到我会这样生活一辈子时,我充满了悲伤。

在一些讲座上,我听到教了几十年的老师说,如果有来世,他们仍然会选择当老师。我震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我认为他们要么疯了,要么在说谎。现在,和他们一样,我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25年了。我发现他们说的是真的。如果有来生可供我选择,我仍然会选择做一名教师,我必须是一名小学教师和一名小学语文教师。这真的是一件美妙而愉快的事情。

在过去的25年里,我逐渐感受到了教育力量的伟大和教育工作者的伟大。一想到我的所作所为将与一个孩子或一些孩子的命运紧密相连,甚至改写他们的生活,我就会兴奋不已,深深感受到这份巨大的责任。

作为一名教师,你教育学生的方式体现了你对生活的理解。更直白地说,你认为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你会不由自主地期望你的学生得到它。如果你认为分数是最重要的,你将设置考试的诅咒。如果你认为自由是最重要的,你将打开广阔的空间。如果你认为生活是最重要的,你会教你的孩子如何珍惜和热爱它。

01

别忘了:我们也是孩子

我经常想知道一个6到12岁的孩子在学校最期待什么。是获取知识、提高能力还是接受教育?恐怕不行。孩子们最期待的是爱、关注、欣赏和鼓励。说到这里,我会想起十多年前,我去了外区的一所小学上课。

那天,就在上课几分钟后,我发现了一个非常聪明和活跃的漂亮小男孩。他几乎可以不假思索地回答我问的每一个问题,而且答案绝对正确。他似乎不习惯举手回答问题。他总是坐在座位上,张开嘴说。我一直微笑着看着他,对全班同学说,“我发现我们的一个同学实在太好了。我猜他是班长!”

学生们清楚地知道我在说谁,并喊道,“不——”

"那他一定是学习委员会的成员了!"

“不!老师,他什么也不是!”一些人不顾一切地大喊大叫,另一些人转过头冲着他大喊大叫...

事实上,我完全预料到了这一切。我知道像这样的孩子通常不会成为班长或学习委员会成员。他们通常在群体中不受欢迎,甚至被拒绝。当然,我想是的,只是作为一个铺垫。

“虽然,他还不是班长和学习委员,但在我看来,他太优秀了,因为他知识渊博,思维敏捷,讲话清晰。我想如果他每次回答问题都能举手站起来,那他绝对是完美的!”

接下来,我发现在后来的研究中,孩子真的变了。他总是直截了当地举起手,眼睛里流露出非常严肃的表情。下课前,我问:“孩子们,你们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吗?”当每个人一起喊“不”时,他又举起了手。我请他提问。他结结巴巴地问了一个相当简单的问题,我在课堂上清楚地提到了这个问题。虽然我有点困惑,但我还是认真地回答了他。

课后,我和他的校长谈笑风生,然后走了出去。他从后面喊了一声“王老师”,然后追上了我。他用大眼睛看了校长一眼,把我拉到一边说:“王先生,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什么秘密?来吧,让我听听!”我迅速弯下腰,感觉到一股暖流涌上心头,给了我对他特别的信任。他在我耳边低语道:“你说得很好!我什么都明白。事实上,我没有任何问题。我只想举起我的手,再次被你召唤,再次听到你赞美我。”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我的鼻子酸酸的,我伸出双臂紧紧地拥抱着他。

02

别忘了:学生是班级的主人。

因为工作关系,我经常可以走进其他老师的课堂。我发现许多老师喜欢在课堂上表达自己。这个班已经变成了教师的表演,坐在下面的孩子们成为了观众或道具,与舞台上的老师合作。他们从来不敢把自己当成主人,因为老师总是把他们当成装饰品。在这样的驯化下,孩子们的迎合变得很自然。这是一件可怕而悲伤的事情。

一年,我借了一节课。课后,一个女孩拿着笔记本来找我,让我在上面签名。我笑了笑,忍不住逗她:“你想让我在笔记本上写什么给你?”她想了一会儿,严肃地说:“老师,我是这个班的班长。你会写“这门课,你们的课很协调!”“那一刻,我心里很难过,我不知道如何面对她那么严肃的眼神。

事实上,在大多数情况下,在孩子们的意识中,他们在课堂上的“学习”服务于教师的“教学”,并且是与教师合作。所以老师享受这种“福利待遇”是理所当然的。学生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可能会看到学生们主动举手,热情地讨论,甚至激烈地争论。但是谁知道呢,这一切都是为了舞台上那个叫做“老师”的人的满意吗?

我记得尚有静老师在他的文章中说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所有的学生都爱他的老师,不是恐惧,不是崇拜,不是感恩,不是迎合和奉承,而是爱,纯粹的爱。”然而,孩子们的单纯到哪里去了?有人偷了它们,对吗?那是谁?太让人无法忍受了。有人把他们赶走了。是谁?如此残忍。我不禁感到我的头开始出汗,眼泪开始流出。因此,面对那些骨子里尊敬学生的人,我感到敬畏。我相信,只有当他对教育和教学有同样的奉献精神时,他才能忍受孤独和学生们的“不合作”。

讲座中,一位年轻的女老师谈到了“韩乐府江南”。“江南可以采莲,荷叶何田甜,荷叶间鱼戏。鱼打荷叶东,鱼打荷叶西,鱼打荷叶南,鱼打荷叶北。

长江以南,又是采莲的时候了。荷叶漂浮在水面上。它们拥挤,重叠,随风飘动。在浓密的荷叶下,欢快的鱼在不停地玩耍。一会儿在这里,一会儿突然游到那里,分不清它是在东方、西方、南方还是北方。

老师:请想象小鱼是如何玩耍的?

一个学生说,“两条小鱼在追我,我在追你,就像玩捉迷藏一样!”

另一个学生说:“鱼生活在特殊的自由中。他们可以去任何他们想去的地方游泳。一会儿东方发呆,一会儿西方吐泡泡。我将会见南方的朋友和北方的亲戚。”

正当每个人都充满情感,愉快地聊天时,一个学生皱起眉头,举起手向老师示意他有问题。老师邀请他发言,他说:“老师,如果你听学生们的话,我认为这篇课文的插图有问题。”

“哦?有什么问题吗?跟我说说。”

“插图中摘莲蓬的船上满是莲蓬,但它们被小鱼的嬉戏所吸引。当他们从东方看到西方,从南方看到北方时,他们怎么会有时间摘莲蓬呢?船应该是空的!”老师笑了,“如果你画一幅插图,你肯定会画一艘空船,是吗?”

“嗯。”

"有人认为在船上画很多荷花李子没什么不好吗?"

“老师,我认为画这样一幅画也是可能的,因为这首诗说‘荷叶和田甜’和‘田甜’是盛开的荷叶的样子。有这么多荷叶,就有很多天然的莲蓬。也许摘莲蓬的人已经摘完了莲蓬,然后才开始看鱼的游戏!”

"也许他们正在采摘荷花,看小鱼玩耍."学生们听到了第三个声音。

老师仍然平静地笑着,她温柔地说:“孩子们,你们真了不起!你对诗歌有自己的想象和理解,这是非常有价值的。你知道吗?最好的图片不是在文字的插图中,而是在你的脑海中。”

听了这话,我从心底里爱上了这位年轻的女老师。她娴熟的微笑,她轻盈的身躯,尤其是她对孩子的尊重,让我觉得整个班级是如此和谐,就像一幅流动的水墨画,湿润而美丽。

03

别忘了:我们是一群具有专业素质的人。

一天,当我在上课的时候,我对学生们说,“今天,我要和每个人一起上中文课。你一定对我很陌生。如果你想知道什么,现在就可以问。”

一个孩子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文丽,“文”是一个文化词,“李”是一个美丽的“李”。我父亲给了我这个名字。你知道他为什么给我起这样一个名字吗?”

"我猜他一定希望你既有教养又漂亮!"

“呵呵,你真了不起!他特别擅长听别人说话和思考。你说得对!”

“老师,我想知道你多大了?”她的问题引起了上课老师的笑声。她可能认为这个女人的年龄是个秘密。她不想孩子气,但想让我在每个人面前坦白这个问题。

我也笑着开玩笑地说,“我23岁了。你认为我说的是实话吗?如果你能在评判时说出自己的依据,那就更难了!”孩子们争先恐后地举起手。

第一个孩子说,“你说的是不真实的。你看起来像四十多岁,因为你的脸已经皱了。”“哇,你真的很擅长观察。时间总是在人们的脸上留下印记。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和自然规律。”

第二个孩子说,“我也认为你已经四十多岁了,因为你穿上衣服看起来很老。”话音未落,老师们又笑了起来,声音比以前更大了。

“你是一个多么坦率和诚实的孩子,我喜欢!然而,如果是我,我会说得更婉转,以免让对方尴尬。你能把“老式”换成另一个词吗?

她停了几秒钟,说:“你穿上衣服看起来很成熟。”这一次,不是笑声,而是观众热烈的掌声。

我还满意地竖起大拇指,并进一步问道:“每个人都认为我说的是假的吗?”

一个孩子坚定地举起手:“老师,我想你说你23岁是真的,因为你没有说这是生理年龄还是心理年龄。从你的微笑和声音来看,我想你已经23岁了。”......下课后,一位老师对我说:“王老师,你今天课前的互动很棒。你是怎么设计的?”

我想了一会儿,说,“用专业的态度和专业的感情做专业的事情,没有设计,就这样。”

许多老师特别希望学生能在课堂上根据自己的预设回答问题。殊不知,学生们不会根据常识打牌,是时候考验老师的智慧和专业素养了,而且这往往是课堂上最精彩的一段。

一天,一个一年级的老师正在上识字课,并展示了新单词卡“战舰”,要求学生们读两遍。接下来,老师展示了一张军舰的照片,问道:“当你看到这样一艘军舰时,你有什么感觉?”

一名学生回答说:“我认为这艘军舰非常特别。”

老师停顿了一会儿,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她愉快地笑着说,“我知道你的感受,但是你用的词不够优雅。哪个同学和我一样了解他的感受,但我能用另一个词来表达吗?”我看见几个孩子争先恐后地举起手。

一个学生说,“这艘战舰真的很壮观!”

另一个学生说,“这艘战舰真的很壮观!”

另一个学生说,“这艘战舰真的很壮观!”

老师一个接一个点头表示同意,然后转向第一个回答问题的孩子。你能从他们说的话中选择一个来再次表达你的感受吗?这孩子像别人一样又说了一遍,他的表情非常愉快。

我一直觉得“语文老师不仅是学生学习语言的榜样,也是学生学习语言的医生”。窦桂梅老师说:“我教我的母语,我教学我的母语,我用我的母语教学”。作为一名语言教师,一个人必须对语言有非凡的敏感性。这是一种职业素养,是对自己职业的奉献,是对学生发展的审慎和负责任的态度。

教师的专业意识比教学设计更重要。面对学生的话语缺乏意义,教师应及时引导、指导和纠正,以履行语文教师的职责。

04

别忘了:有时候孩子也是我们的老师。

一年秋天,我和培新小学的学生们课后去阅读指导班“百裙子”读整本书。

下课后不久,我收到张校长的短信:“您好,王先生。我是郑宜兰,51班的学生。我非常喜欢你的中文课,我期待着拥有这款“100条裙子”。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当学生们讨论女孩们知道事情真相后会怎么做时,有些人说他们会给万达捐一些裙子。我认为“捐赠”这个词用得不好,因为它会伤害她的自尊心。如果换成“发送”,她会觉得更平等。你说呢?”

这条短信让我感到震惊。什么样聪明的孩子会对语言如此敏感?我记得当我听到孩子们这么说的时候,我只是肯定了他们的爱,但我真的忽略了词语的表达。“捐赠”和“给予”是完全一样的,但是它们给人们带来的心理感受却完全不同。一个有着丰富生活经验和感受的人能够对语言表达做出如此准确的判断。这个孩子太棒了。

那天,我想了很久,老师的职责是“教”,为什么要教,教什么,怎么教。然而,教师也必须向书本、同龄人和身体较低的学生学习。在几分钟的课上,尽管你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但你无法预测奇妙的细节或突然的波动。永远不要轻视任何学生。每个人心里都可能藏着花、鸟、昆虫、鱼、太阳、月亮、山脉和河流。你可能看不到风景。郑宜兰是我的老师。

孩子们越来越多地告诉我,教育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个性感染个性,智慧孕育智慧,激情点燃激情。教育也是教师和学生共同成长和发展的过程,是教师和学生相互实现和反思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我享受了生活的纯洁和美丽!在过上更好的生活的同时,你也可以让别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世界上还有更有价值的东西吗?

重印人民教育图片

《唐莉莉与雷凌》总编辑

© Copyright 2018-2019 fiyodo.com 腾甲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